康缘药业(600557.CN)

公司调研|康缘药业:疫情叠加国谈降价影响业绩 营销改革将注重调动一线积极性

时间:20-08-24 08:24    来源:和讯

财联社(连云港(601008,股吧),记者 王无畏 贾晓宁)讯,康缘药业(600557)(600557.SH)近日公告的半年报显示,2020年上半年营收15.47亿元,下降了31.62%,净利润1.44亿元,同比下降40.46%,也是从2002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大幅下跌。原因是公司主打产品热毒宁和金振口服液在疫情期间销量下降,银杏二萜在“国谈”后降价较多,销量增长不足以弥补降价带来的收入下滑。

近日,财务总监、董事会秘书尹洪刚对前去调研的财联社记者表示,与同行相比,康缘药业(600557,股吧)的品种结构、品种群是好的,只是公司在销售能力上有所欠缺,之前的营销改革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未来公司将注重调动一线的积极性,使销售人员的作用得到有效发挥。

疫情和降价致业绩下滑

康缘药业主要从事药品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公司主要产品线聚焦抗感染、妇科、心脑血管、骨科等领域。抗感染线的热毒宁注射液、金振口服液,以及心脑血管线的银杏二萜内酯葡胺注射液(以下称“银杏二萜”),占康缘药业销售总额的六成。

“疫情影响下,大家行为习惯改变,防护措施到位,导致医院门诊量下降很厉害,热毒宁和金振属于抗感染品类,对业绩造成较大影响。”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此次疫情也反应出公司产品结构不太合理,热毒宁和金振占到公司一半的份额。

除疫情影响外,药品降价也对康缘药业今年业绩造成影响。“银杏二萜在二次‘国谈’之后,降价幅度较大,将近70%,今年卖三支才顶得上去年一支,虽然公司也在爬坡,但是销量还没达到三倍。”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。

康缘药业在半年报中强调,虽然银杏二萜降价对销售及营收造成影响,不过在疫情环境下,该品种销售数量取得了较好的增长,以量换价效应明显,未来发展可期。

在尹洪刚看来,按照去年的逻辑,康缘药业三大品种的增长是值得期待的:金振销售具有3年达到20亿的水平,银杏二萜也是规划两到三年过20亿元,不过受疫情影响,原来的增长引擎成为拖累。尹洪刚坦言:“以目前的情况看,公司100%完成2020年既定经营目标存在一定难度。公司当时判断,5月份疫情就过去了,但是现在看,疫情是常态”。

营销改革调动一线积极性

康缘药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,热毒宁、金振下降的同时,公司骨科产品复方南星止痛膏、腰痹通胶囊有较好的增长。同时,参乌益肾片在2019年新进医保之前基本无销售的情况下,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过千万。

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:“康缘药业的新产品开发还是可以的,但均是千万级,要想达到类似金振这种量级,还需要慢慢培育。像杏贝止咳、龙血通络胶囊去年都过了5000万,正常一到两年之内肯定要过亿的,公司还是有点偏慢。”

在尹洪刚看来,“偏慢”缘于“幸福的烦恼”:康缘药业品种太多,依靠热毒宁、金振、银杏二萜,一线销售人员就能完成任务,导致其没有动力去做其他品种。

为此,康缘药业曾进行“分线”营销改革。根据华泰证券(601688,股吧)此前研报,康缘药业推行的精细化分线营销改革是注射与口服分开、省公司层面高端基层分开、自营与代理分开、临床业态与非临床业态(OTC、分销、控销等)分开。

“分线以来,口服是见效的,一些产品之前是连续负增长,去年均变成正增长。”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:“公司前段时间去调研,也发现在政策、组织架构方面存在一些问题,需要调整,比如分线有时候会操之过急,当市场不是很大的时候,强行分线会对一线人员积极性产生影响。”

尹洪刚认为:“任何一家药企都要形成一种机制,调动一线的积极性,让其看到能通过辛勤劳动挣钱。对于混日子的人,则要清除出去,释放这部分成本,去激励其他做得好的人。”

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按照康缘药业的品种结构、品种群,公司营收不该是当下的规模。公司也在不断看清问题,逐渐去改革,但也不能一蹴而就,总体来说这几年改革是有效果的,后期公司在营销端可能还会有动作,只是还没形成定论,仍在讨论中,不过一个宗旨是:如何释放一线的积极性。

研发将立足中药

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康缘药业研发费用为1.94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27.32%,不过公司本期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仍超过10%。

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研发属战略性投入,代表着未来,康缘药业的研发主要是立足中药,在现代中药以及经典名方等方面,挖掘、建立自己的产品优势。康缘目前在做“解码中药”:用现代医学的手段解释中药为什么有效?如何发挥作用?

据尹洪刚介绍,康缘药业在化学药方面也有所布局,选择性地去突破,形成1到2个重磅产品,帮助提升公司营收水平。康缘药业2019年年报显示,公司新药开发研究计划中,有7个化药。

尹洪刚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康缘药业也在探索生物药领域,不过考虑到对上市公司财务的影响,更多的是在集团层面进行孵化,一旦成熟,会考虑选择注入上市公司或是单独上市。

(责任编辑:张洋 HN080)

看全文